您的位置 : 首页 > 离·忧郁皇后不从夫

离·忧郁皇后不从夫

作者:豆浆姐姐状态:已完结主角:莫尘在御花园曲桥
217535字古代言情

缘起秋日,亦是缘尽秋日,于莫尘而言,不知这秋,究竟是缘,还是孽。她背负着家族荣辱入宫,却不想竟失了心,前途路漫漫,为了保全自己,莫尘选择了全身而退。金殿之上,父亲隐瞒了十八年的身世一朝被揭开,总以为离宫能得一方宁静,突如其来的一切让莫尘进退两难。洛城别苑隐居多年,却不过,孤灯夜夜写清愁。然,多年后回城之日,却又是另一番可笑的相遇……岂知,断崖相见日,碧落黄泉时……

精彩章节试读

泠国元年,这是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年代,这是一个战火纷飞的乱世,这是一场动荡中看似平静的爱恋。

璃尚十四年,欧阳将军平定了泠国和黎国几年的战乱,百姓终于便得到了期盼已久的安定,泠国上下的百姓都赞这欧阳将军年少有为,欧阳峰一时间便成了泠国女子心中最合意的如意郎君。

泠国新君欧阳泽登基已有数年,今年亦是及冠之年,当朝皇太后决定亲自主持选妃立后的典仪,消息不胫而走之后,各府小姐皆是苦练琴棋书画诗词歌赋,泠国是个重血统的国家,太后念及本次选妃涉及立后之事,特下旨二品以上大员,必须有一女参加选妃。

泠国宰相莫正天,膝下二女一子,按太后旨意,必须由一女参加选妃典仪。

太后旨意一下,更是让莫相一愁莫展,莫正天正襟端坐在莫府的正厅里,心里忐忑不已,只见陈管家匆匆的来通报,说是大小姐莫湘这会儿来了。

“湘儿,坐。”昔日一脸严肃的宰相露出了些许的慈祥,莫湘看着异如往常的父亲,故意拉了一个长音,等待父亲接话,“爹,您叫湘儿来是……”

“湘儿,皇上年已及冠,皇太后有意在皇上的冠礼上为皇上选妃立后,这事……你可知?”

莫湘默默的点了点头,什么也不曾说,但莫相所想,她心中也明了。

“湘儿,爹想……”莫相犹豫了甚久,终于还是把话说出了口。

“爹,我不要!”莫湘本就明白莫正天的意思,所以还没等父亲把话说完,莫湘就以直接拒绝的方式阻止莫正天继续往下说,在莫府,能如莫湘这般顶撞莫正天的,怕是没有第二个人了。

“湘儿,你也知道,当今的皇太后是爹的干妹妹,平日里也很是疼爱你,如果你参加选妃,只要你露个脸,后位一定是你的,断然不会让你受何委屈的。”莫正天自顾自的说着,他似乎还觉得自己说的很有理,但心里也犯嘀咕,他也深深明白这莫湘是不肯去选妃的。

莫府上至莫相夫人,下至家奴丫头,都对莫湘这大小姐十分畏惧,更是殷勤,如此便可见这莫湘如何的蒙皇恩,受太后的爱戴。先皇驾崩不过三年,如今的皇上亦是刚刚及冠,登基也不过数年,这皇权还是在太后手里的,太后受莫府庇佑,自然免不了这娘家人多提携下的。所以也少不了各地官员来莫府巴结的,更有甚者,还想与这莫府结良娣,成亲家的。这莫湘虽不是莫府唯一的千金,但是嫡出的身份便足矣让她比莫尘受到更多的恩宠。

“爹,女儿不要去,爹,你平日里最疼我了,您怎么舍得把自己最疼爱的女儿送进这座高墙?”莫湘试图撒娇让莫正天改变主意。

莫正天摇摇头,这莫湘说的也没错,这皇宫的红砖青瓦是多少人向往的地方,而它却是一个牢笼,束缚了里头所有女子整整一生。

莫正天几番说来,可莫湘终究还是没有去参加选妃,最后去的,是莫府那个不起眼的二小姐莫尘。对于这个结局,莫湘似乎很是满意,只是浅浅的冷笑,高傲的抬起头便离开了。

莫正天也是淡淡一笑,莫正天宠溺莫湘,莫府上下谁人不知,就连宫中之人也有耳闻,而今莫正天这么做,不过是想圆女儿的心事,两年前,先皇驾崩不久,敌国肆机几番来犯,泠国实在是忍无可忍,便派兵前往,欧阳将军带兵出征,皇上特地为欧阳将军办了一个饯行宴会,二品以上官员可以携夫人小姐一同前往,就是那次,莫湘情窦初开,对欧阳将军一见如故,直到现在还是心系于他。

如你所看到的一样,在外人看来,莫府中,莫湘是最受宠的,莫老爷和莫夫人都对她疼爱有加,连他们的干姑母皇太后都对她百般疼爱。而同样是小姐,莫尘却一直是被整个莫府忽视的人,莫湘莫枫都用瞧不起的眼神看她,都对她冷嘲热讽,莫湘和莫枫都屡屡的给她难堪,只因为,她的母亲是一个地位低下的婢女。

也正因为如此,莫尘有更多的时间去看书,写诗,作画。如今也算是个满腹诗书的有才之人,若不是地位低微,怕早就是名满都城的才女了。但尽管如此,尽管莫相和莫夫人时时冷漠,但在莫老爷和莫夫人眼中,这两个女儿终究还是一样的,只是,因为一些过往,让他们不得不在莫尘面前冷漠,因为……这里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……

秋天的都城瞧着分外的凄凉,莫尘静静的看着梧桐树上的最后一片叶子掉落,拿着丝帕的手不由的紧了紧,她眉微蹙,似乎感受到了什么,心中更是不安和忐忑……

莫尘坐在尘轩回廊的凉亭里,若有所思。

不知何时,莫尘的肩上多了一件薄外袍,她本能的转过身去,惊慌失措的起身,“爹,您来了,怎么不让银儿吱会儿一声,坐,快坐。”对于莫正天,莫尘没有尊敬,没有敬仰,只有畏惧。可能她也说不上为何会如此,说来,从小,莫正天也对她很好,不像那些墙头草般的下人,不待见她,但始终就是没能让她感受到一丝丝的父亲的感觉。

莫正天坐下,看了一眼莫尘,欣慰的笑了笑,“尘儿,长大了,懂事了。”

“哪有,是爹教导有方。”莫尘连忙回话,话语中根本感受不到这是父女间的谈话。

莫正天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,只是和莫尘寒暄了几句,但始终没有提及选妃之事,“尘儿,你最近……可有什么……需要?你尽管说!爹马上让陈管家去置办。”莫正天还是吱吱唔唔,莫尘似乎也看出了父亲有什么不对劲,也感觉到莫正天似乎话中有话,疑惑的看着莫正天,“爹,您有什么话便直说吧,女儿若能办到,自然尽力。”

“尘儿,爹……爹没事,只是……只是要你……代表莫府在皇上的冠礼上参加……选妃。”莫正天一脸愧疚的看着女儿,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或许,这么做对她来说会比较好。

莫尘的脸顿时沉了下来,只是淡淡的回了句话,“尘儿……明白了。”莫尘不情愿的答应了,可是,她不想违背父亲的意愿,也不能,在她心中,在莫府最不能违背莫相意愿的就是她,她低微,她不起眼,能得到父亲一丝丝的关注,她便很高兴了。

“尘儿,不要怨爹,爹也很无奈,但总有一天,爹会还给你曾属于你的……”莫正天把话讲到一半,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,便不在往下说。

“爹,尘儿没有丝毫的怨你,能够为莫府做些什么,尘儿心甘情愿。”这真的是莫尘的心里话,没有半点的虚假和迎合,她深知,她是庶出,将来自然也不比姐姐能指个好人家当夫人福晋的,如此,如今需要她,她若能帮莫府点什么,她就算赴汤蹈火,也在所不辞,更何况,入宫选妃而已,不一定就一定会选中,她还是有回到莫府过宁静日子的机会的。

莫正天抬手,抚了抚莫尘的乌发,“尘儿,委屈你了,你也不必多思量什么,离选妃还有二旬,你准备准备吧!”莫尘轻颔首,说了句‘是’。

莫正天转身唤来了莫尘身边的贴身丫头银儿,嘱咐了几句,说是让带二小姐回尘轩。离开时又不忘转过身对莫尘关切的一句,“入秋了,小心着凉,回房吧!”说完才转身一步一回头,不舍的笑着离开了。

待莫正天离开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视线后,莫尘才转身缓缓的离开。

莫尘沿着绵延的回廊回到了尘轩。在主阁前望着“尘轩”这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,若有所思,随即又是一阵苦笑。

这是个有山又有水的阁楼,灵山脚下的那片湖,是莫府唯一的活水湖,叫静湖。静湖上架起的回廊和蜿蜒曲折的转亭通向湖中心的水上小阁楼尘轩。这里是莫府最安静的地方,也是最角落的地方,从小就住在这个角落的地方,也许是莫相怕莫尘寂寞,特地为搭建了一片水上花园,莫尘也曾想过,或许他们真的都不想见到这个不招人见的二小姐吧,所以才把她安置在这么角落的地方,即使不曾抱怨过,但有时浅想,心里终究说不出的一阵难过。这么多年了,她依旧那么的不起眼,或许如此,她才得了这乱世中难得的一份属于自己的宁静……

虽不得哥哥姐姐的喜欢,但这毕竟是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地方,虽然,父亲也从未对外表露过他对莫尘的爱,但是,她如今依旧很满足。

这里有山,有水,有鱼,也有鸟叫声,清静闲适,犹如一个世外桃源一般,那偶尔的鸟叫声更是清脆,可又显的格外的冷清……

“小姐,天凉了,我们进屋吧,不然老爷又要怪我照顾不周了。”银儿看着站在风中吹了好久的莫尘,扯了扯她的衣角,示意她进屋。

“嗯,我们进屋吧。”莫尘轻轻地念了一声,无奈的一笑。

“二小姐,你……真的要去选妃吗?”银儿小声试探,说完便低下了头。

“哎……父命不可违,皇命更是不可违,我不能让父亲难堪,更不能让莫府难堪。银儿,你懂吗?”莫尘一边叹气一边说着,银儿只是识趣的点了点头。

长日呆在闺阁里,也越发的无聊,日子一天天的过,这尘轩怎么也呆不住了,万一这一进宫没了个自由,还不趁现在多走走,虽然出不了府门,院子里走走也舒畅,“银儿,陪我去东厢花园走走。”

“小姐,可是老爷……”银儿犹豫的说了一句,看到莫尘的眼神,便不再说下去了。

“银儿。可是什么啊,我在房里闷的慌,出去走走……也好。”说完朝银儿又是一个微笑。

莫府正厅,莫正天和莫夫人备置着莫尘进宫选妃的事宜,可刚过辰时,陈管家前来通报,说是欧阳将军来访。

莫正天一脸疑惑,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陈管家,“欧阳将军?”看见陈管家跪在地上不注的点头,这才慢慢地点了点头,“有请。”

这欧阳将军刚平了黎国的战事,也算是个大功臣,功臣来访,如何能不诚惶诚恐,此番来访,定然是有事商议,可这几日朝堂之上,众臣皆是无本可奏,他也实在是猜不出个所以然。

“莫相,晚辈有礼了。”欧阳峰礼貌的拱手作揖,举止间便是气度非凡。

“老夫不敢,不知将军此次到访不知有何要事?”莫正天一脸迷惑不解,却也处处礼遇。

“莫相有所不知,前些日刚平了黎国的战事,这几日邻近小国又频频扰境,如果不在两天之内调兵,战火会蔓延到我国境内。”欧阳峰连忙把边境地区战事说了一遍,莫正天更是仔细的参详着。

“那将军就赶快调兵前往,阻止战火蔓延,不知将军此次到访,老夫能帮上什么吗?”

“经过黎国一战,末将肩部受了重伤未及调养,而今手下所剩兵力亦是不足,若无个好的主帅,泠国便无望了,晚辈此次前来,想请枫王爷出兵,挂帅出征。”欧阳峰终于说清了来意,可莫正天的脸上却露出了为难的脸色。

“不瞒将军,犬子尚未带过兵,如今邻国扰境,初来乍到便担此重任,恐有不妥啊!”

莫枫可是莫正天的独子,如果有什么不测,该如何是好,所以欧阳峰此事事刚脱口,莫相便想着婉言拒绝了。

“莫相过谦了,枫王爷自幼习武,又善骑射,饱读诗书,乃智勇双全,如此英才莫相怎能以一己之私而埋没了呢?”欧阳峰的话顿时让莫正天无言以对。

“那……将军亲自和枫儿商谈吧,枫儿在书房,东厢第四间。老夫还有要事,恕不陪同。”莫正天委婉的说道。

欧阳峰微微一笑,恭敬地说了句告辞,说完便转身离开了。

欧阳峰因军务缠身,心急如焚,在东厢花园的转角撞上了正在闲逛的莫尘和银儿。银儿着急的扶起主子,谁都没在意眼前的人。因急于要事,欧阳峰也不禁脱口而出:“莫府的奴才都是怎么当的,怎的都这般无礼,撞到了旁人还如此,是哑巴吗?连个道歉的话都不会说吗?”

“你说谁呢你,你是谁啊,这儿可是莫府,别把莫府当自家小院,莫府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!”银儿急着给莫尘申辩。

“银儿,住嘴,来者是客,不可以这么没有礼貌,快给这位公子道歉。”莫尘连忙瞪了银儿一眼。莫尘一向谦和,与世无争,再者,这府里的人都已经不待见她了,她也不想再和府外的人结什么梁子,惹的府里府外不招人待见。

“可是,二小姐……”银儿似乎还想说些什么,却欲言又止。

“银儿,快道歉!”莫尘的声音并不大,但是从话语间可以清晰的听见她的不满和隐隐的愤怒。

“二小姐?你是莫府二小姐?”欧阳峰好奇的瞧着莫尘,这么久以来,他似乎从未听说过莫府有二小姐。

“嗯,公子见笑了,是莫尘教导无方,还请公子海涵,莫尘替银儿向公子道歉,还望公子不要见怪。”莫尘恭恭敬敬的说着,句句谦和恭敬。

“二小姐多虑了,方才不知是二小姐,多有冒犯。”欧阳峰拱手作揖,这一礼对旁人来说,倒也没什么,只是,对莫尘来说,是从未得到过的尊敬。

“二小姐,我们该回尘轩了。”银儿提醒道,一边说,一边睨眼看了看一旁的欧阳峰。

莫尘看了一眼银儿,示意可以离开了。

忽的,欧阳峰想起了此番的来意,又叫住了她们,“二小姐留步!不知二小姐可以带我去枫王爷的书房吗?”

“你是……”莫尘终于把心中的疑问道了出来。

“在下欧阳峰。”欧阳峰回答的语气很和气,但话一出口,主仆二人纷纷跪倒在地。“二小姐快快请起,速速带我去见枫王爷吧!”欧阳峰面露惶恐之色,忙扶起莫尘。

对于欧阳峰的态度,莫尘一时间愣在那里了,久久不动,从未有过人如此对她……

“将军随我来。”

秋天的雨带一丝的期待也带来了数不尽的哀惋和凄凉,真所谓高楼目尽欲黄昏,梧桐叶上潇潇雨。此情此景,不得不令人心寒一番。漆黑寂静的夜,莫尘独自一人坐在窗前,想着一天来发生的事,宛若梦境……

“二小姐,天凉了,小心身体!”银儿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莫尘的身后,肩上更是多了一匹轻裘。

“银儿,陪我说说话吧!”不知道为什么,莫尘此时此刻很想找一个可以说话的人,好想找个人聊聊。

银儿浅笑,站在了一旁。

“银儿,你在尘轩已经好几年了,不知你跟我感觉是否一样,我总感觉我在做梦一样,今天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被受尊重的感觉,不知道为什么,那一刻,我感觉是那么不真实。”

“小姐,你说的是……欧阳将军?”银儿试探的问道,但是莫尘没有回答,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银儿也笑侃说欧阳将军不错,撇开脾气不说,是个标致的人。

银儿说着说着就恍然大悟般的叫起来,“小姐,你该不会是……喜欢上欧阳将军了吧!”

“胡扯,我哪能喜欢上将军!”莫尘严肃而又严厉的斥责银儿,满脸的不悦。

“对不起,小姐,银儿说错话了。”

“银儿,我没有怪你的意思,算了,早点去休息。”

夜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寂静,不知为何,莫尘却不能如平日般安然入眠,更或者说,是更深的不安。

网友评论

您还能输入 200个字符

编辑彩虹堂点评

很好,很有吸引力,离·忧郁皇后不从夫文章和情节都属上乘。

小说推荐

为爱俯身

都市情感若栩栩

穿越之明珠贵女

穿越重生一笑倾城

混乱部落

玄幻仙侠一范洋葱

夜落恋云裳

穿越重生桃七七

婚牢:我的心上劫

总裁豪门三江

本网站所有内容均作为各小说平台推广使用,版权归属于各小说平台。

Copyright ©2019 http://www.minzuzhihu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回复书名:离·忧郁皇后不从夫 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