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聿皇擒凤

聿皇擒凤

作者:苏浣儿状态:已完结主角:独孤瀚和楚霞衣
53409字古代言情

据说,聿皇独孤瀚一统天下的野心极强,无人可挡

据说,他以杀戮为乐、以劫掠为趣,让人闻风丧胆

可是在她楚霞衣眼里--

他根本是个油腔滑调的痞子!!!

尽管他口口声声“君无戏言”、“绝不强人所难”

实际上却对她使出各种下三滥手段

精彩章节试读

和风熏柳,花香迎人,正是春暖花开的阳春三月。

但在西凉,却弥漫着一股教人喘不过气的肃杀气氛。

只见无数的居民百姓不分男女老少,在官兵的押解下一个个神色仓皇、跌跌撞撞出了西凉城。有的来不及穿鞋,有的只披了衣裳,有的搂着扁担、锅铲,有的将家当全顶在头上,有的哭哭啼啼携儿带女,有的妇女尚抱着襁褓中幼儿,有的携着白发苍苍、年逾七旬的老翁,全都神情茫然惶恐地站在城门口,看着如狼似虎、活像恶鬼临城的夏国大军。

这时,一个约莫三十来岁、身穿铠甲的将领骑马驰了过来,手拿长茅,指着一名汉子问道:“楚仪呢?”

那汉子何曾让一把长茅指着胸口过,当即吓得脸色铁青,连话都说不出来,“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将领冷哼一声,长茅一送,登时杀了这汉子。

他又转向一名白发苍苍的老翁问道:“老头儿,我问你,楚仪呢?”

老翁脸色惨白,浑身发抖,“我……我……不知道……”

“不知道?楚仪是西凉第一名将,也是你们的城主,你居然会说不知道?真是好个刁民,难怪西凉敢和聿皇大军对抗这么久,原来是有你们这一批不怕死的刁民在帮楚仪撑腰!”

那个“腰”字刚刚落下,便听到老翁一声惨叫,胸口鲜血直冒,身子缓缓往后倒下。

这可吓坏所有的百姓了,大家挤成一团,胆小的甚至叫嚷出来。

那名将领骑着马来来回回地走着,一对鹰似的眼睛直在一群群手无寸铁的西凉百姓身上打转,“说!楚仪到哪儿去了?知道的就说出来,可以免去一死;否则前头这两人就是你们的榜样!”

数以千计的百姓大家你瞧瞧我、我瞧瞧你,每个人脸上写满惧意,却硬是没有人开口。

瞧着西凉百姓竟是这等冥顽不灵,那将领显然有些动气了,“好!既然你们不怕死,那就不怕没鬼做!来啊,上!”

话声刚落,一队手执长刀的聿皇大军已然对着西凉百姓冲了过来,铁蹄、长刀扫将之下,怕真是要血肉横飞、遍地尸首了。

此时,一声清啸传来,一道瘦削的黑色身影如流星赶月般,从城墙上跃了下来,停在千军万马之前,“住手,耶律奇,你不是在找楚仪吗?楚仪在这儿!”

这个叫耶律奇的将军急忙一抬手,制止了大军的行动。他策马上前,看着眼前一身黑衣的楚仪。

他便是西凉城主楚仪?瞧他这样子只怕不到二十!!恐怕更小。而且他……他好美,耶律奇知道用“美”来形容男人实在很不恰当,但他却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词儿来形容。总之,他觉得眼前的楚仪美得不像个男人,倒像个女子,倘若换上女装的话,根本就是个姿容绝代的大美人。“你是楚仪?你认识我?”

楚仪眼睛一瞇,正想说什么时,他身后的西凉百姓却早忍不住叫嚷出来!!

“楚将军,你走吧!不要管我们了!”

“是啊!你快走,不要管我们了,我们又老又病,不能随将军脱城,你就领着城中那些精兵去向西圣陛下和越王陛下求救,求他们替我们报仇!”

“楚将军,你一个人抵得过我们所有的人,只要你能活着离开,那就是我们西凉百姓的福气;你快走,快走,不要管我们了!”

楚仪白皙如雪、却又俊美异常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“我……我不能就这么弃你们而去,更不能坐视你们被独孤瀚屠杀,如果我眼睁睁看着你们被独孤瀚屠杀殆尽,那我还算什么敦煌……”他摇摇头,没再继续说下去。

见到这情形,耶律奇知道眼前这美得不像男人的年轻男子,果真就是西凉城主楚仪,不觉大喜过望,“来人,将楚仪绑了去见皇上。”

楚仪后退一步,“我跟你去见独孤瀚,你可以答应我不杀害这些人吗?”

耶律奇微微一笑,“杀不杀得看皇上的心意,不是我能决定的,走吧!”

瞬间几道铁链枷锁铐在楚仪身上,然后耶律奇朝马腹一踢,马匹嘶鸣前奔;楚仪顿时跌摔在地,整个人无法自主地被马拖着在地上滚。

西凉百姓见状,无不大哭起来,纷纷奔上前想要救援,“楚将军!”

几名士兵见状,挥动长刀大喝:“谁敢过来就先砍了谁的头!”

众人无奈,只得眼睁睁看着楚仪就这么被拖到中军帐前。

网友评论

您还能输入 200个字符

编辑超人大发点评

聿皇擒凤这本书我非常喜欢,人物个性鲜明,故事曲折感人,逻辑严谨,文笔细腻,好看又励志,难得的好书。

小说推荐

农家小相公

古代言情红茶姑娘

爱你,劫数难逃

现代言情素颜

重生之木槿花开

总裁豪门凌晨小雨

我心归处

现代言情秋言

王者护卫

都市异能天马星空

本网站所有内容均作为各小说平台推广使用,版权归属于各小说平台。

Copyright ©2019 http://www.minzuzhihu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回复书名:聿皇擒凤 阅读全文